设计教育为什么必须改变?

发布时间:2014-05-30编辑发布:迪麦互动

设计师以为他们知道,事实却不然

设计师沈沦于两种病态心理: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和更糟的,无知却自以为是。当面对人类行为–亦即认知科学–时,后者尤其明显。设计师和工程师认为自己懂人类行为,毕竟他们自己是人,而且一辈子都会观察人。唉~殊不知他们所相信的是「幼稚心理学」,也就是在微薄的事实基础上,对人类行为进行浮夸的解释。他们把「人们实际的行为」和「期望人们进行的行为」搞混淆了。他们并未留意到有大量的实验与理论文献可供参考,也不熟悉于统计变异量。

真正的人类行为是有脉络关系的,而且被多重因素影响。人类行为被情绪和认知过程所驱使,且都是下意识、不触及人类有意识的知识。人类在注意力上的中断和失误在所难免,人类记忆也存在有偏差和错误。不同的记忆系统有不同特征,更重要的是人类记忆并非过去印象的回溯,而是记忆事件的重构。所以,记忆通常 较符合心理期待,而非符合实际状况,而且很容易受到外来信息的左右。

许多设计师忽略社会与组织问题的深层复杂性,这是很糟糕的。我看过设计师会对教育、贫穷、犯罪和环境等复杂问题提出简单的解决方案,有时候这些提案甚至会得奖(无知者评鉴无知者)。复杂问题牵涉到复杂系统,不会有简单的解决办法。我们起码要有点相关知识,才能把事情做好。

相同的问题也发生在互动、新设计或新实验和服务的实验研究上。当科学家和设计师研究人的时候,也常被这些问题影响,所以认知科学家为了避免实验者本身的问题影响到实验结果或数据诠释,都会非常小心的设计实验。这些影响因素都被认知科学家掌握了,但却鲜少被设计师或工程师了解。这里有个不知道自己无知 的例子。

为什么设计师必须懂一些科学

多年来,科学方法的发展多用来对夸大的主张建立次序与评估。科学并不是事实的本体,也不是数学的应用。科学的关键在于它的程序,或称作科学方法。采用这些方法不表示你非得穿白袍或操弄复杂的数学运算。科学方法必须公开说明问题、方法步骤、发现、与诠释,让他人得以参考并重复步骤得到相同结果:能被复 制相当重要。在科学界,除非采用同样步骤可以得到相同结果,否则该研究不会得到认可。此外,关于先前提及因为错误信念造成结论上的偏差,科学家已经学到教训,才会致力发展出研究方法,以减少无心造成的实验偏差。

当应用到实体和生物世界,科学变得很困难。但当应用到人,也就是社会科学的领域,